今夜,我想说说网课的事

  • 时间:
  • 浏览:6

作者:王怀建

(《戒尺》摄影:王怀建)

今天是三月十三日了,星期五,是个理论上的周末时间。今天突然想说说网课的事情。毕竟上了两周的网课了。

今年三月二日,我们淮南市全面拉开了网课的大幕。这么大规模的网课,史无前例,也对广大师生和家长是一场全新而艰巨的考验。

首先,对教师而言,这种考验是空前的。全员参与,不分学科、年龄,只要是中高考涉及科目和义务教育阶段必设科目的负责教师都投入到网课的适应、学习、推进、反馈等各项工作之中了。学校各级领导除了自身要完成网课的要求外也被分置到各年级各班级负责网课情况的收集、反馈及督查。

此次网课的教师任务,主要分两个方面,一是教师自身工作的网络继续教育培训,二是网课教育教学任务的同步完成。

此次网课的平台,包括电视电脑网络、手机。大多数老师受到过初步的信息技术的培训,大都选择利用电脑完成网课任务。

上网课,教师的心态和学生是不同的,教师主要着急教学任务量的按时或提前完成。教师平时教学习惯了按照学期时长设置教学计划和教学进度。教学任务量的完成是个硬指标。有时候需要教师之间的课时微调来完成。这里面还有个教学效果的检测和考试问题。

在平时班级课堂教学模式中,教师可以通过课堂交流、作业批改、练习检测、口头言语引导或训诫来达到目的。而现在网课模式中,教师普遍有一种鞭长莫及的感觉。只能在心里面默默念叨:师傅领进门,修行好坏就靠你自觉了。

再就学生及家长而言,每个家庭每个学生的具体情况如何,我们就无法尽然皆悉了。我们所能猜想的情况是,当教育教学的主战场从学校转移到家庭和网络上的时候,当班级课堂学生集体“集团冲锋”转变成每个家庭为单位的“单兵作战”模式的时候,新事物伴随新状况一定会有一些的。这从网络出现的一些家长陪孩子上网课和辅导孩子学习过程中抓狂的表现来看,可略见一斑。

就我个人的经历来说,也不是能够轻松高兴起来的。

比如,第一天上网课时候,“千军万马”蜂拥而至的时候,突然发现网课平台的拥堵卡顿,让我们心生担忧。好在这种状况很快得到了解决。但利用电视、电脑、手机不同平台上网课的情况和效果也不一样。其中网络电脑效果最好,可以反复查看,还可以截屏保存。当然,这里面的情况也最为复杂。应该存在自控力差的学生出现的我们不支持的情况。

检查网课效果,通过作业地收缴和批改,大约是最能掌握学生情况的方式了。就作业反馈的情况来看,我不知道其他科目如何,从我所带科目的整体情况而言是不尽人意的。主要问题是,学生对网课中老师的表述不能准确正确地复述,甚至存在另外网搜的答案,与网课统编教材内容不一致的情况。打回去修改订正的作业二次提交率也不高,真叫人揪心。我们又不能过多的苛责,因为可能各家条件态度能力等也不整齐,存在差异是正常的。

通过这段时间的网课,给我的最大感受是:隔着电子平台的教育教学方式和传统的学校班级教学直接面对学生进行教育的方式相比,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特别是那些自律性自觉性弱的孩子。在这里,我想对所有的孩子说,网课其实也是对人生的一次大考,而不仅仅是把学校上课变成网络上课这么简单。

想说的话很多,化繁为简吧!我轻轻但肯定地说一句:当老师的戒尺鞭长莫及的时候,孩子啊,你并不仅仅是在网课的那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