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老外"返华复工":这里比美国安全 还能涨工资

  • 时间:
  • 浏览:7

此时此刻,冠状病毒已经开始影响到全球人们的生活,大家人心惶惶,体育赛事不得不被放置一边,包括欧洲足坛五大联赛、NBA、NCAA以及欧洲篮球等多项顶级赛事都已宣布推迟或者取消,而在这个时候,原本被认为是受到影响最大的CBA,却已经蓄势待发,等待重启。


在最初,回到中国是一个危险的选择,但此时的情况完全不同了,用一位CBA外援的话说, “中国很可能成为一个更安全的地方,比起美国来说,我起码能够继续获得报酬,也不会一直没球可打。而且欧洲和美国的赛事都暂停了,未来的薪水只会下降,而我留在中国还有涨工资的可能,这些我们必须要考虑到。”


延伸阅读>>疫情爆发后这个外援留守深圳 薪水直接翻了20倍

这股“返乡复工”大潮中,本文的主人公尤金-普-杰特,就是其中的一员。此时他已经飞抵中国,将进行为期14天的自我隔离。


杰特今年已经36岁了,他在2006年落选,在发展联盟、乌克兰、西班牙和以色列度过了前四个赛季。随后和国王签约一年,离开国王后,他重新回到了西班牙打了一年,再往后就是CBA了,2012-16赛季,他在山东男篮,2016-18赛季在天津男篮,从2018赛季至今,他效力于福建男篮,这是他在CBA出战的第8个年头。

杰特还记得打的最后一场比赛,是1月21日客场对八一,比赛开始前,球队开了一个会,给球员们分发了口罩,告诉了他们最近发生的情况,打完比赛后,CBA的新年假期就开始了。

在新年期间,杰特和家人一起去泰国曼谷玩了5天,他们开始意识到冠状病毒的蔓延,在1月24日,教练突然通知球员们必须要在周日晚上11点之前回来,杰特询问具体情况,教练没有详说,只是告诉他,希望他相信球队,赶紧回来。


从曼谷回来的时候,隔离就已经准备起来了。商铺们纷纷关门,杰特自己觉得,好像生活在鬼城里,因为街上根本就没有人走动。他跟助理教练出门给全家买饭,发现饭店餐厅也开始收工关门,杰特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跟妻子说,“该回去了。”

周一的球队会议上,球队建议,“你们全家最好离开,”球队给杰特一家购买了1月28日的航班。

那趟航班上挤满了回美国的人们,从厦门始发,经停江苏,然后飞抵洛杉矶。球队告诉杰特,“我们买不到商务舱了,”杰特想了一下说,“哥们,这不是大问题,我们要回家,就坐这趟吧。”

到家的时候,是一月底,杰特很少在这个时候待在家里,他开始给朋友发短信,包括雷霆球星克里斯-保罗,杰特在短信里写道,“兄弟,我们球员需要开始了解冠状病毒了,因为未来会变得很严重。”杰特让保罗和阿里扎在全明星之前就在鞋子上写了“为武汉祈祷”,他的几个NBA朋友问他,“你留在家里干什么?”杰特回答说,“冠状病毒来了,CBA停摆了,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复工。”


他开始不断地给身边的朋友,包括曾经的队友讲述关于冠状病毒的事情,他告诉朋友们,中国人爱NBA,你们都应该且必须应该做出回应,为中国人民祈祷,因为他们爱你们。但是,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开始明白为什么杰特当时会那么说,当NBA也面临当时CBA所面临的一切,他们开始给杰特回信,“现在我知道你当时说的了,”杰特回复说,“没错,你现在知道我当时为什么回家了。”

从CBA的教练和队友,以及其他中国人那里,杰特得知了不少好消息,比如中国的防疫工作已经取得成效,CBA计划在4月份开打了。而美国却成了疫情中心。杰特让家人回到洛杉矶,然后开始犹豫,是不是应该回到中国打球。

有些朋友劝他,别回去了。但是他意识到家里还有很多东西要带回去,他开始主动给留在中国的朋友打电话。这些电话并没有减缓杰特的怀疑,直到他和马布里交谈后,他决定返回中国。


马布里给他提供了不少信息,作为北控的主教练,马布里一直留在中国,并和CBA联盟以及北京市政府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当他给杰特透露此时的情况时,可信度就明显更高了。杰特决定启程,从洛杉矶飞往台北,转机回到大陆,他说自己在航班上想了很多事情,和妻子好好地聊了一下,最终达成了一致,“回去吧,你在那边还有合同,”妻子跟他说,“我们得好好照顾这个家庭,所以回去是对的,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经济问题一定是要被考虑其中的,NBA和发展联盟全部暂停,后者基本确定取消本赛季,前者还毫无积极消息;欧洲篮坛也全面暂停了,即便恢复,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招人加入。如果杰特拒绝返回CBA,那么三年的禁赛期将意味着他职业生涯的终结,他今年36岁了,想在未来继续拿到合同,CBA是唯一的机会。

LAX(洛杉矶国际机场)变得空荡荡,杰特想,“这个地方才像鬼城”,飞机上虽然挤满了人,但看起来都像是在逃难的,飞机从台北经停,机场也像个鬼城,所有人都穿上了防护服,每个人都必须填写一大堆的表格和文件,派发给每个人绿色、黄色和红色的贴纸标签,不过大多数都是绿色和黄色的,没有红色出现。在转机登机之前,每个人又被测了一次体温,杰特被贴上了一张黄色贴纸,表明也没有问题。


飞机最终抵达上海,杰特乘坐的面包车上装置了一块塑料布,把前排的驾驶员和后排的乘客分开,车门上也有一层塑料布。在安全方面,大家都在做最大的努力。

此时此刻,杰特在专门用于隔离的酒店里。在这两周时间里,他不能离开房间。每天会有人测量两次体温,会有人提供食物,而杰特必须每个小时开一下窗,证明自己还在,并且还很健康

隔离对杰特而言并不可怕,相反,比他想象得好得多,球队还专门给他带来了零食,他在屋里用手机和所有人聊天,只是不能出门和他们见面。

杰特用来打发时间的,是给朋友挨个打视频电话,他们问他,“你现在很忙吗?”杰特说,“我怎么会很忙?我什么事儿都没有。”他开始回复那些信息,担心的朋友发短信慰问,为他祈祷,90岁的奶奶更是担心中国的情况,而杰特则在电话里告诉他们,中国好得很,什么问题都没有。

那么在隔离的时候,最大的体会是什么吗?


“我发现我在中国效力了8年,这8年我什么都没做。我除了待在酒店里,或者训练场,或者饭店,其他什么都没做,我感觉自己像是被隔离了8年。”

“现在我还能看看节目,看一些早就想看的节目和电影,以前总是说要看,都没腾出时间,现在反而有时间了。”

对于即将到来的赛季,杰特充满了兴奋,那也是他8年来,第一次在同一块场地打封闭制比赛,如果能够全员齐整健康,福建队还有机会在5月之后继续打季后赛。对杰特来说,他现在唯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保持状态。

“联赛被推迟的时候,我一直在保持状态,现在我回来了,在这没法锻炼了,但我会想办法保持身材的,我在屋里做俯卧撑。要是能买到健身车或者跑步机就好了,但是这是我隔离的第一天,不能要求太多,你说是吧。”

他的队友劳森要在明天到来,丹特-康宁汉姆也很快到来,广东队的索尼-威姆斯可能是回来最早的,他已经来了一个半星期,就快要解除隔离了。

杰特现在担心的,反而是在美国的那些事情。他在加利福尼亚的劳恩戴尔开了一家体育用品店,由他60多岁的老爸经营,但现在因为疫情,店面被关闭了,老爸只能待在家里。杰特能做的也只是每天给老爸开个视频,告诉他店铺是小事,健康最重要。


现在的杰特,已经完全清楚关于疫情要做的所有事情了。他更像是一个志愿的宣传者,不厌其烦一遍遍地跟他的亲人朋友介绍新冠病毒的信息,在这个时候,他并不是个等待打球的职业运动员,更是一个身边的热心朋友。

“在美国的人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要用热水洗手,戴口罩的,最好四个小时换一次。希望那些商场杂货店都能早日开门,但是现在还是最好都待在家里。我们会听到好消息的,最重要的,各位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这是最重要的。”

注:截止目前为止的“返工潮”中,福建队杰特、劳森,北控队弗格,广东队威姆斯、布鲁克斯,天津队托多罗维奇,上海队的莫泰等人目前均已到中国,有的已经加入球队合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