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五项队碰巧压哨返京

  • 时间:
  • 浏览:9

随着疫情版图的变化,好些之前为免受国外政府14天隔离政策困扰而赴海外训练的运动队,纷纷踏上了回家的路。在3月16日北京收紧入境隔离规定前,中国现代五项队碰巧“压哨”返京。一个月的海外训练与参赛,30多个小时的回家路,世界大同的赛事停摆状态,悬而未决的奥运名额……来听听疫情之中他们的故事吧。 本版撰稿本报记者章丽倩

30多小时回家路恰好避开集中隔离

3月15日下午1点14分,国航CA942降落在了北京首都机场第三航站楼。这是一架从迪拜起飞的航班,当机上体征无恙的入境进京人员走完联防联控流程,离开设在国展中心的集散点、预备进入居家隔离状态时,时间已近半夜。而从3月16日零点开始,所有境外进京人员都将按照新规,接受14天集中医学观察。

对搭乘这班CA942返京、在新规生效前完成“压哨”入境的中国现代五项队来说,他们有着后知后觉的庆幸。“在确定三四月份的奥运积分赛都被暂停后,我们马上开始订机票回国。哪能想到就这么巧赶上了,刚好不用接受14天集中隔离。虽说回基地后得集体隔离,也是14天,但单人单间,又是熟悉的环境,大家都觉得这样好多了。”通过电话联系,中国现代五项队主教练曹忠荣向记者介绍了他们队伍的情况。

从2月14日由北京出发去埃及开罗备战、参赛,到此次经迪拜中转返京,这一个月里,中国现代五项队一直都待在开罗。如果疫情没有在各大洲蔓延,他们原本的备战计划是,从2月底到5月底在海外参加六站奥运积分赛,争取拿到男女各两人的奥运满额名额。但之后的发展却是,在参加完2月底的开罗赛后,他们和其他许许多多正备战奥运会的运动员一样,也陷入了暂无比赛可参加的状态。根据国家体育总局的安排,队伍的返京事宜立即被提上日程。

基地内

单人单间隔离

北京时间3月16日凌晨,在出国训练、参赛一个月后,中国现代五项队回到了他们的大本营,位于北京体育大学校区内的国家体育总局自剑中心现代五项训练基地。只不过,在从3月16日至29日的这14天里,这15位归来者将在熟悉的基地内,体验一种前所未有的“闲适”生活。

按照中国现代五项队的入境申报情况和成员体征检查,他们需要居家隔离14天。由于队伍仍处于集训备战状态,所以这段居家隔离的开展场地就变成了基地内的一栋四层宿舍楼。曹忠荣告诉记者,为了更安全地隔离,除他们一行回国的15人外,原本住在该栋宿舍楼内的其他人均已临时搬离。并且,他们15人目前都是单人单间,互不影响。

“除了需要居家隔离的我们15个人外,只在一楼留了少量工作人员,他们会负责帮我们送饭和送其它有需要的东西。比如,在开过集体视频会议后,我们已经把瑜伽垫和一些方便在室内进行健身的器械,给配送到运动员房间里了,方便他们保持一定量的训练。虽然14天里不能出房门,但奥运备战的这件事还是得坚持下去。”曹忠荣表示,目前他们15人都体征正常,并会每日接受检查。

奥运名额未决出仍旧期待积分赛

位于北京体育大学校区内的国家体育总局自剑中心现代五项训练基地,那里有较完备的训练条件,有马术场地,也有游泳馆、室内健身房、室内篮球馆等。不过,在14天的隔离期里,运动员们只能憋在房间里兴叹,然后再为不确定的奥运积分赛前景忧心一二。

与很多正为东京奥运会备战的队伍一样,中国现代五项队距离拿满奥运名额也还差着一点距离。根据规定,这个项目的各国家队最多可获得男女各两人的满额,现在中国队的目标进度仍卡在50%。

“现在我们遇到的问题,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赛事停摆了,我们暂时没了获得奥运积分的机会。后续这件事会如何处理,是努力让奥运积分赛办下去,还是要打破常规出一个新办法,这都还是未知状态。”虽然决定权被握在国际奥委会和单项运动国际组织的手里,但作为一路从运动员当到了主教练的业内人士,曹忠荣还是更盼望奥运积分赛能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办下去。“积分赛暂停了,但我们这个项目的很多奥运名额都还没决出。通过积分赛争取到奥运名额,然后再去参加奥运会,这个流程经过了时间的考验和公平性的考量,是当前最科学、最符合运动规律的一套模式。这不止是我的心愿,相信这也是全世界绝大部分运动员和教练的心声。”

现代五项的东京奥运会积分赛赛程,它在两年前就已被确定。从赛程来看,积分争夺将一直持续到5月底,且5月份赛事集中、好戏连台。如今,国际上的现代五项赛事虽被一路叫停到了4月,但如果疫情的全球蔓延趋势届时能得到有效遏制,有关方面再对积分赛赛程进行优化的话,那办赛的可能性也还是存在的。

三个月前,中国现代五项运动协会在工作报告中提到,中国现代五项队的东京目标是“拿满资格,力争奖牌,冲击金牌”。如今,虽然遭遇疫情意外,但相信这支队伍仍会矢志不渝、全力拼搏,以期在东京奥运会上有所作为。

开罗→迪拜

登机之前先吃饱 几乎一人坐一排

中国现代五项队主教练曹忠荣说,几乎是在确定3、4月份比赛都被暂停后的第一时间,队伍就开始上网订机票。“八名运动员,七名教练和随行保障人员,我们一共是15人。中转方案有三个,法兰克福、迪拜和阿布扎比都可以转机,算了算中转等候时间,我们选择从迪拜转机回国。”

本周一,埃及政府宣布将暂停所有3月19日至31日进出埃及的航班,显出一派严控之势。不过,在中国现代五项队逗留开罗及预备返程的这一个月里,他们所感受到的还是一种比较放松的社会气氛。比如,防疫消毒用品在开罗的商店里基本都可以买到,当地人的情绪也比较平稳,生活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开罗当地时间3月14日中午12点25分,这是中国现代五项队第一段航程(开罗到迪拜)的起飞时间。虽感觉当地人生活如常,但出于对机场客流量不确定性的考虑,队伍还是留足了预备量,提前好几个小时就抵达机场。结果到了那儿一看,机场大厅里确实比较正常,并没有出现大客流、排长队的现象。

机舱属于封闭环境,并不是疫情下理想的用餐空间,为了尽可能做到全程佩戴口罩,中国现代五项队全队都在起飞前饱餐了一顿。“我们还在随身背包里自备了饮用水和小点心,飞机上的餐食,能不碰尽量不碰。在机舱里脱下口罩终归不太安全。不过,这架航班倒是比想象中空很多,我们好几个人都是一排座位就自己一个坐着。”曹忠荣说道。

迪拜→北京

与申花同航班入境 机票紧张总局协调

迪拜当地时间3月14日17点22分,中国现代五项队回家路上的第一段航程完成,飞机比预期时间还早了23分钟降落。只不过对他们来说,提前降落也就是让中转候机时间又加长了一小段,变成将近七个半小时。

他们之所以会选择这个有点耗时间的转机方案,其实有不得已之处。“出埃及的机票挺容易买,但回北京的国际机票就很抢手了。我们队伍一共15人,肯定想集体行动,在机票特别难订的情况下,是(国家体育)总局找人帮我们作了协调,才让大家能顺利搭着同一个航班回国。”曹忠荣说,与前一个航段相比,由迪拜飞北京的这个航班的上座率就高多了,除因疫情而预留出的隔离区域外,基本处于满舱状态。

“等到上了回北京的航班,机上大部分人就都是同胞了,防护措施比较到位,有些是把口罩、一次性雨衣等都穿戴在了身上。和他们比起来,我们戴口罩和帽子的防护算中规中矩。另外,我看到申花队也是搭着这个航班回国的。比较庆幸的是,这架航班上好像没人发烧、咳嗽,所以下飞机后就是正常走入境防控流程。先是在机场的一个专区里,然后是集散点,再然后才回到我们在北京的基地。”曹忠荣表示,尽管从飞机降落到回到基地花了约11个小时,但值此特殊时期,乘客肯定要与防控值守人员彼此体谅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