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初的暴雪嘉年华上,Liooon夺得了《炉石传说》特级大师赛的冠军,成为首位拿到这项赛事冠军的国服选手,而更吸引人眼球的是,Liooon还是一名女选手。

  颁奖典礼上,Liooon激动地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说起两年前参加炉石比赛的情景: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炉石比赛,获得了为数不多的替补参赛名额,当时有一个男生对我喊,女生就不要来替补了。”

  “如果有跟我一样喜欢炉石或者其他任何游戏,只要你想赢,就不要在意其他任何的声音,你一定可以的。”

  以下为Liooon的口述:

  1

  有人听了赛后采访那段话,觉得我个性很要强,其实我从小就是这样。

  9岁那年,我爸妈离婚了。这件事对我的影响肯定是有的,但不像有些孩子会因此变得自卑、内向,我反而变得更要强和外向。上小学的时候,我就有些男孩子气,甚至还和男同学打过架。

  虽然我一直跟着我妈生活,但我爸有很强的控制欲,觉得跟他一样做个律师才是最好的选择。高考结束后,他近乎强迫的让我选了法律专业。

  2014年,我被西南政法大学录取,第一次离开新疆,来到重庆开始了大学四年的生活。大一的课程加上社团活动把我的时间填满了,直到大二才有了比较多的空余时间,也正是从这时起,接触到了《炉石传说》。

  我之前也玩过一些游戏,但《炉石传说》是第一个让我完全投入进去的。它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很好,不仅游戏界面简洁,每张牌的背景故事和配音也都很有意思。随着玩炉石的时间逐渐增多,我开始看起了比赛,看完之后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与那些职业选手的差距,很佩服他们,也想近距离接触一下,要个签名之类的。

  刚好2017年炉石黄金赛有一站是在重庆举办,我在微博上看到了招聘裁判的消息,投了简历成了那站的裁判。可能是觉得我水平不够,懂得比较少的原因,团队一开始把我分到了公开组做裁判。但因为我关注的那些选手都是在专业组,所以我又找了专业组的几个裁判协调,最终换到了专业组,这才有机会接触到职业选手。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每一步都挺关键的,申请当裁判,然后跟别人换到专业组,少了一环可能都不是现在这样。那届黄金赛我认识了一些选手,在现场受到他们感染后,十分想变强,对天梯排名也开始认真起来。

  在炉石黄金赛当裁判的那3天,一个身材比较瘦的男生我印象很深。认识他之后,他很热心的把我拉到了一个炉石讨论组里,我还会开玩笑的叫他师父。

  也正是通过这些比较核心的炉石玩家,我听说那年WESG炉石项目设立了女子组,他们都鼓励我去参加。我当时水平其实一般,天梯上个传说就已经很高兴了,但他们说我在女生里面属于比较厉害的,肯定会晋级。于是我报名参赛,算是一只脚迈进了炉石电竞圈。

  WESG的炉石项目分为国内预选赛、中国区总决赛、亚太区总决赛,以及最终的全球总决赛。我预选赛阶段报名的是离我最近的重庆站,到了现场发现女子组只有包括我在内的两名参赛选手,而且我的对手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于是我顺利晋级到了中国区决赛。

  那段时间,我对炉石几乎算是沉迷状态,一心想着冲天梯排名,在炉石讨论组里聊打法、卡组,甚至每天就吃一顿饭也不会觉得饿。与此同时,也面临着所学专业和参加比赛之间的抉择,因为WESG中国区总决赛,恰好与司法考试的时间撞上了。

  我没有参加司法考试,我爸后来知道了很生气,一直劝我去考试。我当时对他说我在从事游戏相关的工作,没直接说我要去搞电竞、打比赛,不然他肯定理解不了,觉得我是瞎胡闹。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一直给我电话轰炸,我就把他号码暂时拉黑了。

  我妈虽然是高中历史老师,与我爸的观念都属于比较传统的类型,但她还是会尊重我的意愿,所以来自我妈这边的阻力会小很多。她只是希望我不要花太多时间在比赛上,建议如果两年内没有收获的话,就转行做其他的事情。

  2

  2017年WESG中国区决赛结束后,我晋级到了亚太区总决赛。

  亚太区总决赛是我第一次面对外国选手,说实话当时挺怂的,就想着找厉害的选手学习一下,也就是从这时开始,与我现在的男朋友随缘风的交流开始频繁起来。

  随缘风在炉石玩家中挺有名气的,而且他爱教别人玩炉石,不少人都管他叫风教练,所以我在打亚太区比赛前问他能不能指导我一下,结果他特别热心的帮我。当时他正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实习,每天要上班的情况下还不忘教我打炉石。

  指导确实挺有效果的,后来我在亚太区拿了亚军,到了全球总决赛同样也是亚军。虽然顶着世界亚军的头衔,但其实从中国区决赛、亚太区决赛,到最后的全球总决赛,一路过来每次比赛也只是有八个人而已。有人开玩笑说WESG女子组比赛跟捡钱没什么区别,对于我自己来说,也同样觉得官方举办的赛事更有分量。

  在我当裁判的那届重庆站黄金赛结束后,我就参加了随后在桂林举办的炉石黄金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官方赛事,也正是在这站比赛中,发生了我在暴雪嘉年华上说的那段“女生就不要来替补”的故事。

  当时我只有资格参加公开组,而公开组网上报名的名额有限,也就是要拼手速。我在网上抢的序号比较靠后,不在正赛当中,相当于没报上名,但在现场还有机会抢替补的名额。比赛当天我在现场依次排队,轮到我的时候名额已经不多了,后面有个人语气挺不爽地说:“女生就不要来替补了。”

  他说我的时候,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加上我那天替补上场的比赛被0-2直接淘汰,我自己都有点怀疑是不是真的浪费了一个名额。但怀疑归怀疑,内心不爽是肯定的,之后比赛参加的越来越多,我一直有这样一个想法,当我夺冠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件事讲出来。

  3

  从2018年开始,我几乎都在围绕着炉石黄金赛转。积累了足够的积分参加黄金赛专业组,也在黄金赛上越来越多的见到随缘风,和他逐渐走到了一起。

  从WESG亚太区比赛之后,随缘风就经常会给我发一些卡组,后来在网上聊的越来越多,我就想着要和他见一面。

  2018年4月有个黄金赛石家庄站,我其实没有报名,但随缘风参加了那站比赛,于是我就在比赛前买了张机票飞了过去。等我到了石家庄的时候,他的比赛已经凉了,但我和他见面时,他还和平时一样跟我说这该怎么打,那该怎么打,反正半句不离游戏。

  后来一起吃饭时,我就盯着他看了那么几下,结果还被他说:“老盯着我干嘛,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点毛病?”特别认真的那种表情,活生生的一个直男,到现在我还老拿这个梗说他。

  石家庄站见完,我觉得他有些冷淡,但其实可能是他害羞,回去之后依旧在网上教我怎么打炉石,一来二去更熟了。三个月后的黄金赛苏州站,我们正式交往。那站比赛是我第一次积分满足专业组门槛,虽然第一天我就被淘汰了,但随缘风却拿到了专业组的亚军,这也是他当时的最好成绩。

  刚开始参加专业组时,我的压力还是挺大的。苏州站被淘汰后,我又连续参加了西安站和三亚站,都没有拿到成绩。但还好有随缘风一直鼓励我,不断跟我打练习赛,虽然我赢的多,但我知道很多时候都是他在让我,我也会开玩笑说是我账号克制他的账号。

  虽然最初参加专业组的成绩不理想,但讲道理后来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了。从2018年第一次参加专业组比赛,到2019年天津站拿到暴雪嘉年华参赛门票,我只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可能是所有选手中用时最短的。

  本来想着这次暴雪嘉年华和随缘风一起去洛杉矶的,但他的签证信息出了些问题,最后留守在了国内。不过他在比赛期间跟我一样过的是洛杉矶时间,每天有时间就与我连麦练牌,比赛前也会与我商量该怎么BP。

  去之前我根本没有想过夺冠,他也跟我说,“别犯错就行,这游戏是有一部分你说了不算的成分,你就做好你说的算的部分。”夺冠后,网上有人开随缘风的玩笑,但是我自己知道这个冠军与他是分不开的,奖杯有一半甚至是一半以上都是他的功劳。

  4

  除了我男朋友,在颁奖典礼上,我还感谢了很多人,他们确实帮助了我很多。

  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我非常紧张。暴雪嘉年华的比赛上要戴两个耳机,一个是游戏音效耳机,一个是隔音耳机。第一场比赛我紧张到忘戴游戏音效耳机,又不敢把隔音耳机摘掉,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没有向裁判反馈,全程静音打完了比赛,还好那场赢了下来。

  进了四强后,这种紧张感就逐渐消失了。因为我当时觉得没有一轮游就挺满足的,再加上第一轮比赛之后,现场开始有女观众给我举应援牌,上场时还会为我欢呼,而且听说Twitch上有很多国外观众也在支持我。国内一些很厉害的选手也会为我解答一些游戏方面的问题,甚至有职业选手主动询问需不需要陪我练牌。

  我有很多关系很好的中学朋友,虽然不经常见面,但一直有联系。我参加暴雪嘉年华的事并没有跟他们说,但其中有人知道后告诉了大家,直接拉了个群聚在一起,疯狂吹嘘我厉害,也缓解了我的紧张情绪。这些已经在工作或者读研的朋友,大多都不玩炉石,但他们还是特意定闹钟看我的比赛,这让我很感动。

  比赛结束后,网上有人讨论起了比赛中的性别差异,我觉得这种差异至少在电竞比赛中是没有的。大多数女生玩游戏时,并不会刻意去追求高排名,加上性格和观念的不同,女生投入到电竞比赛中的就更少了。所以事实是,并非有很多女生投入到了比赛,然后成绩不理想,而是本来女选手的基数就小。

  这事反应到我个人身上,也就变成了物以稀为贵,我夺冠后受到的关注比之前男选手夺冠时要多得多。

  不管外界的关注点在什么地方,我接下来的重心还是比赛这块。暴雪嘉年华上拿到的冠军,让我获得了未来一年很多赛事的参赛资格,可以有更多的机会与外服的选手交手。希望明年能在这些比赛中进一次八强,我的习惯一直是这样,不喜欢立太大的fl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