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e “Rawkus” Flaherty在周六深夜出席媒体发布会时,空气中依旧弥漫着胜利似真似幻的甘甜。他和美国代表队的队友们一一入座,桌上摆着那两座大家爱不释手、布满指纹的金色奖杯,如同显眼的餐桌中心摆件一般。随后,突然之间,胜利的朦胧消散开来。

  “上次坐在这儿的时候,我输掉了比赛,我就坐在这里,满心绝望!”他说道。

  如果上一届暴雪嘉年华时的Rawkus能看到此时此刻的他就好了:《守望先锋世界杯》冠军,首支攻破韩国代表队铜墙铁壁、必将载入赛史的美国代表队队员。

  “终于做到了,这感觉真的太好了,”他说,“我无法用言语形容此刻的感受,这就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达成的心愿。在过去两年极为糟糕的表现之后,我想要获胜。”

  那我们就来谈谈过去两年吧。2017年,17岁的“猎空”专精玩家Jay “Sinatraa” Won在四分之一决赛中吓了卫冕冠军一跳,把他们逼到了第五张地图,但最终还是以3-1战败。2018年,击败韩国代表队自然是不二的目标,但他们没能走到那一步,而是再一次止步于四分之一决赛,败给了英国代表队。(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代表队在2016年首届《守望先锋世界杯》中也是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不敌韩国代表队落败。)

  今年,2019年,则有所不同。

  “去年我们只是站在选手的角度理所当然地想着我们只需要担心韩国代表队,所以只研究了韩国代表队,”Sinatraa说道,“但今年我们实打实地研究了我们可能遇到的所有队伍,以及每一张地图和每一种阵容组合,研究了他们的一切。”

  周五的小组赛战果就是他们强化赛前准备的证明,美国代表队横扫了法国、瑞典、英国和韩国代表队——四支战斗风格截然不同的代表队,比分则都是:3-0、3-0、3-0、3-0。周六,他们的决赛对手中国代表队理论上应该会带来新的挑战。但事实上并没有:还是3-0。

  所以当副重装选手Indy “Space” Halpern在台上说可以预见队伍胜利的时候,他没有说大话,基于他们为今年世界杯进行的庞大准备工作,他才如此断言。如果研究透彻每一种情况,那还能有什么意外呢?

  但为了打破历史,队伍首先要做的就是练习选择性遗忘。

  “我们其实没怎么为前几年的事烦心,我们从没谈过也不会提起、甚至不会去想那些,因为我们只想专注于未来,”Sinatraa说。

  过去失意的两年?仿佛从未发生过。如果这听起来不太现实,那么考虑一下美国代表队首发选手有一半来自旧金山震动队这一事实吧。是的,就是2019年季后赛首战先败,随后在向《守望先锋联赛》奖杯进军的途中再也没有丢掉一张地图的那支队伍。即便他们深知自己势必会成为冠军,但却选择保持败者的挑战心态(外加不断祈祷好运继续)。

  韩国代表队或许得到了震动队另外两名选手及主教练Dae-Hee “Crusty” Park的支持,但美国代表队贯彻了这支战队的核心精神。那就是专注。他们每一场比赛都心无旁骛。与此同时,他们放松心态,享受队友们的陪伴,他们甚至有一套特殊的握手方式,虽然据说Kyle “KSF” Frandanisa由于有根“真的特别怪的小指头”而被排除在外。

  “震动队有协同,有对彼此的信任,这就是他们真正的强大之处,在这里也是一样,”支援选手Grant “Moth” Espe说道。

  在对战韩国代表队时,震动队的协同就算在本该心怀怨恨的复仇战中都无比明显,Sinatraa、Moth和Super在此战中对上Crusty、Hyo-Bin “Choihyobin” Choi和Min-Ho “Architect” Park,台上和台下却友善而温暖,所有人都说那天有好多抱抱。

  这就是《守望先锋世界杯》的美妙之一。它更像是一场全球高手的庆典,而非你死我活的激战,至少没到联赛那个程度,那是高额奖金池和不断累积的竞争意识使然。

  正因如此,尽管失望于没能捧回另一座奖杯,主重装选手Dong-Gyu “Mano” Kim仍能从更为豁达的角度来看待这次经历。

  “来参加《守望先锋世界杯》之前,我觉得如果韩国代表队输了,我们会非常遗憾,”他解释道,“但在打完所有比赛拿到铜牌后,我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我很感激能遇到韩国代表队中许多才华横溢的选手、教练和每一个人。能与这些选手相处对我而言就是一份很好的礼物了。同时,我想告诉所有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选手,我们当然都想赢得冠军,但也别把自己逼得太狠了。放松心态,专心提升自己,备战《守望先锋联赛》2020赛季吧。”

  这是一场友情与探索的盛典,今年,在暴雪嘉年华更胜往年的场地中,《守望先锋》电子竞技的影响力真正得到了展示。我们不仅迎来了往届的参赛代表队,还见到了来自沙特阿拉伯、南非、印度和新加坡的代表队。周六赛前的升旗仪式比往年各届用时更长也更为多彩。

  此前总是在小组赛阶段表现亮眼,但无缘暴雪嘉年华舞台的丹麦和荷兰代表队终于来到了这里,在这里的灯光聚焦下变得更为自信。丹麦代表队两度逼平了强大的韩国代表队,荷兰则从常年夺奖热门法国代表队手中拿下一张地图。而奖牌争夺赛的常客法国队今年则以几乎全新的选手阵容上场,他们几乎没有经历过大舞台的考验。

  这是新一代的《守望先锋》人才不断涌现的宝贵证明,《守望先锋世界杯》则常常是他们一鸣惊人的场所。

  两年前,Sinatraa就是其中一员。如今19岁的他刚刚达成了一个双料MVP赛季,同时荣获《守望先锋联赛》常规赛和《守望先锋世界杯》最有价值选手的殊荣,去年完成这一成就的则是Seong-Hyun “Jjonak” Bang。他、Moth和Super也成为继Jun-Ho “Fury” Kim之后,第二、第三和第四名同时夺得《守望先锋联赛》和《守望先锋世界杯》冠军头衔的选手。

  美国代表队的胜利并不代表《守望先锋》电子竞技界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大变化。相反,更像是对这几名选手而言,2019年是命中注定的一年。就像Sinatraa在台上轻描淡写地承认的那样,他是当今世上最出色的选手,而Moth和Super在这段旅程中一直与他同行。他们再与Space、Rawkus和Corey “Corey” Nigra这样充满活力的队友联手,整支战队似乎必然要采用Sinatraa最具代表性的游戏特质,一往无前的进攻,一路狂奔直冲冠军。

  目前没有其他任何一支战队能有那个创造力来启用源氏、“秩序之光”和莱因哈特的阵容,或是拥有在与三届《守望先锋世界杯》冠军队打至第五张地图时拿出这套阵容的自信。又或是如Space所说,要有适合的心态来执行它。

  “肯定有两到三支战队试过窃取这个战略,但没人能执行好它,因为他们的进攻性没有我们强,”他说道,“在我们用这个战略打败所有人(笼统而言)之后,看到所有人都想复制它这点就非常有趣。”

  那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无力胜之则从之。今年,美国代表队无敌。